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妍-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:那是一个充溢人情味的江湖,我很思念它

海外新闻 时间: 浏览:284 次

本文转载自宅总有理

“当年情,此刻是添上新鲜,

一望你,眼里温馨已通电。”

——《当年情》

01.

1991年,华东严重水灾,5个省泡在水里。桥路损毁,恶疾肆虐,200多万人流离失所。

香港演艺界闻讯,花4天拍了部电影,把2000多万票房捐了。

这就是港片历史上前无古人、大概率也后无来者的《豪门夜宴》。

电影阵容,确实配得上“豪门”二字。导演是徐克、高志森,编剧是王晶、陈嘉上,摄影是刘伟强,配乐是卢冠廷。

除去主演曾志伟、郑裕玲,配角张学友、梁朝伟、洪金宝,还有张国荣、周星驰、王祖贤、梁家辉、梅艳芳等100多位演员跑龙套。所有人都是零片酬。

电影剧情无足挂齿,堪称百分百的烂片。但揭开表面的俗套故事,下面深藏的,是香港电影90年代最烂漫的星河。

那年,张国荣、梅艳芳暂退歌坛,“双周一成”格局成型,“四大天王”呼之欲出,巨星闪耀,百舸争流,美艳佳人们身处颜值巅峰,无数佳话在香江边滚动。

一句话,那是港片最好的时光。

我猜,如果有人要将那段时光剪辑成一部纪录片的话,想必会和《豪门夜宴》一样,把第一个特写镜头让给刘德华。

「电影《豪门夜宴》」

那年,步入而立的华仔演了10部电影,《五亿探长雷洛传》提名金像男主,《一起走过的日子》提名最佳原创电影歌曲,还连续第二年拿下十大劲歌金曲奖最受欢迎男歌手。

不但演、唱俱佳,当老板也是有模有样。天幕公司拍摄《91神雕侠侣》,斩获票房2400多万。劳模迎来第一个巅峰。

《91》这部片子,也好似91年的缩影。编剧是王家卫,导演是元奎,男配是郭富城,女主是梅艳芳,女配是刘嘉玲,摄影是鲍德熹。如此豪华的阵容,可见下足了血本。出尽风头后,刘老板信心倍增,加码梭哈。

第二年,他把剧组拉到加拿大雪山拍戏,票房900多万,赔到吐血。自此一赔三年,最后只能收拾公司,顶着天王头衔,靠拍烂片还债。

生活往往是这样,处处有无常。猜中了故事的开头,却猜不中故事的结局。

1991年群星璀璨的香港,还有很多类似的故事。有幸运、有感叹,有奋起、有唏嘘。

《豪门夜宴》的卡司,也是故事的主角。

戏里戏外,他们都演得有声有色。

02.

1991年,香港金像奖走到了第十年。

这一年,《阿飞正传》横扫奖台,张国荣拿到第一个金像影帝。拍片时,他在菲律宾跳桥“自杀”8次。结果影片上映时,他是被人用枪“打死”的。

不得不佩服妍-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:那是一个充溢人情味的江湖,我很思念它王导,改剧本的功力,永远能让演员懵逼。

《阿飞》4000万投资,拍了60万英尺胶片,剪出来90分钟,上映时遇到《赌侠》,两周后惨淡下线,把大佬邓光荣气得住进医院。领奖时,王导还说呢:

“感谢邓先生义无反顾的支持。”

那晚,封帝是喜事,却也成了哥哥人生中的一大遗憾。

1991年,他在加拿大学电影,不愿回香港,奖杯由周润发代领。没想到,此后十来年,一次次跟影帝奖杯擦身而过。

甚至93年的《霸王别姬》,也由于特殊原因未能封帝。在数十年的演艺生涯里,他唯一一次上台领奖,还是83年为朋友鲍比达代领最佳电影配乐。

巧的是,影帝缺席,影后也不在。

不在也就罢了,在场的刘嘉玲,简直尴尬透顶。她在《阿飞》里擦了27次地板,擦妍-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:那是一个充溢人情味的江湖,我很思念它到浑身上下直冒热气。颁奖当晚,人人都以为上台的是她,结果林青霞念出来的,是没有到场的郑裕玲的名字。

多年以后,刘嘉玲仍耿耿于怀,抱怨评委们偏见太多。虽说那时她很幸福,刚与梁朝伟传出婚讯,但并不代表甘作花瓶。

1991年,在与曼神一同出演《阮玲玉》时有段采访,刘大姐对着镜头说:

“我希望提到9魔趣0年代的明星时,无论数到第几个,起码有我。”

「电影《阮玲玉》,张曼玉&刘嘉玲」

失落影后,刘姐很不甘心,直到2011年才靠《狄仁杰》释怀。但要说不甘心,1991年,有一位女星比她更不甘心。

那就是金像奖的首位影后,惠英红。

那年,日本拍了部纪录片,《香港女星图鉴》。片中惠英红身手敏捷,意气风发,其实已经在走下坡路。

十年前,以打星出道的她分外吃香,向来是票房保障。不幸风水一变,七八年后,武打片没落,玉女上位,曼神、红姑成了风光的焦点。惠英红再去接戏,接的都是二三流的配角。

1988年,为展示自己的女人味,惠英红拍了套写真,结果恶评连连。没多久,爱情也遭遇危机,整日以泪洗面。

待到更年轻的女演员们上来,彻底没戏演了。抑郁之中,险些自我了断。那时,惠一看找上门的角色就恨:“这种无足轻重的配角,凭什么找我来演?”

「日本纪录片《香港女星图鉴》」

从初代影后到给人配戏,这落差实在太大。幸好进娱乐圈之前,惠英红就知道什么叫命苦。自小在红灯区长大的她,乞讨、卖艺,看人脸色,家常便饭。

2003年,收拾好心情,什么小角色都不挑,硬是蜕下“打女”标签,成功转型。最终,苦熬7年的惠大姐再次封后。

人生的大起大落,就是这么刺激。

往往觉得穷途末路时,下面还有峰回路转。

1999年吞药自杀的惠英红,八成没去看贺岁片《喜剧之王》。

那里面,望着夜海,柏芝对星爷说:“前面黑乎乎的一片,什么也看不见啊。”

当时星爷说什么来着?

“也不是,天亮之后会很美的。”

03.

1991年最美的人,非周星驰莫属了。

如果说前一年《赌圣》打破票房靠运气,这年的《逃学威龙》就是百分百的实力。《豪门夜宴》里,他打酱油出场,曾志伟大叫一声:“周星驰?”

他一脸严肃地纠正:“是星爷。”

一句“星爷”,宣告港片正式进入“双周一成”时代。与此同时,在《逃2》片场,周星驰遇到了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。

1991年底,在香港演艺学院读书的朱茵被陈嘉上挖掘,与星爷对戏。电光火石之间,两人擦出浪漫。当时,周与罗小姐的恋情走到终点,迅速牵手紫霞。

两人一见面,又是聊牛顿又是聊罗伯特德尼罗,聊着聊着,就聊到了星爷家里。被周母肯定后,原以为恋情稳了,没想到喜剧成了悲剧。

92到95年间,周星驰一天工作18个小时,恨不能榨干自己。那几年,周想将恋情藏入地下,朱茵感到十分委屈。

等到拍《大话西游》,周又与莫文蔚传出绯闻。戏里紫霞的眼泪,一直流到了记者会上。

多年以后,星爷接受电视台采访,提及《逃学威龙》时说:“难忘的只有朱茵一个。”那时的他,头发花白,眼里都是孤独。

只可惜,有些人,错过就是错过。

说再多“一万年太久”,也争不回朝夕。

对此,1991年靠《沧海一声笑》拿到最佳电影歌曲的黄霑,一定感同身受。

《赌圣》火爆院线时,黄霑拿下“金针奖”,词坛巨匠的头衔终于落定。拿奖时,他大胆向挚爱林燕妮表白,说爱她胜过母亲,亲近胜过女儿,一生中再也不会爱一个人到这地步。

结果,霑伯把奖杯寄给林后,林才女跑到报上声明:黄的所作所为,都是他一厢情愿。

此前,两人已谈婚论嫁。黄霑求婚时,还有金庸作证。可黄嘴上爱得不行,风流本性却没转移。1991年,两人分手,林燕妮才知道他早和秘书眉来眼去。

分手后,黄霑难忘旧情,时常隔空示爱,林燕妮压根儿不搭理。

豪情万丈的黄大师,倾尽半生思念,也没能唤来佳人的一次回眸。

想当初,林燕妮写过一个很有名的句子,叫做“一见杨过误终身妍-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:那是一个充溢人情味的江湖,我很思念它”。

这话放在1991年,可真是应景。那年不少女星,都差点误了终身。

深陷情网的,就有一个李嘉欣。

李嘉欣是港姐出身。88年的李冠军没想到,91年的季军蔡少芬,会成为自己最大的威胁。那时,李正和大富豪刘銮雄打得火热。

不料,蔡娘娘出道第二年,大刘就给她摆了一堂生日宴,还要替她母亲还债。风流刘在李嘉欣、关之琳、蔡少芬、袁洁莹间来回游走,她老婆不堪忍受,提出离婚。

李小姐以为能上位,结果竹篮打水一场空。

不过,这丝毫没影响李的豪门梦。出身贫苦的她,从不相信什么门当户对。皇天不负苦心人,17年后,如愿嫁给了许晋亨。

而在1991年,曾与刘嘉玲热恋的许富豪,第一次步入婚姻殿堂,与赌王千金何超琼喜结连理,摆了整整四晚豪门夜宴。

两大家族港澳联姻,被传为一时佳话。谁知故人心易变,千禧年还没过完,两人就劳燕分飞。

真是世间恩爱会,无常难得久。

说起来,在香港,女星和富豪的纠缠,向来不是什么大新闻。就连1991年《倩女幽魂3》里的王祖贤,也未能免俗。

那一年,王祖贤上黄霑节目时说:“我对婚姻很期待,希望它会成为人生的归宿。”

当时,为摆脱狗仔,她与齐秦假分手,恋情转入地下。王祖贤赴日拍片,患急性肠胃炎,爱人却不在。她想要归宿,可齐秦一拖就是三年。

就在此时,寰亚娱乐的董事长林建岳发动攻势猛追。林富豪很花心,跟老婆分居,却没签离婚协议。媒体望风而动,加油添醋,闹到林母出面,公开辱骂王仙女。

王、齐的姻缘,也只能仓促了断。

「电影《倩女幽魂3》」

2001年,拍完《游园惊梦》,王祖贤宣布息影,从此退出娱乐圈。再度接受黄霑访问时,她说:“在我的字典里,没有结婚这个词。”

遥想当年,王祖贤去台湾看望齐秦。看着在躺椅上午休的恋人,齐秦只花了十来分钟,就写出那首妍-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:那是一个充溢人情味的江湖,我很思念它《大约在冬季》。

故事何等撩人。那时王仙女大约想不到,冬季来临时,手握的不是重逢,而是半生孤寂。

《倩女幽魂》里,黄霑写得好啊:

“人生是,美梦与热望。”

梦里依稀,依稀有泪光。

04.

1991年的爱情,也不尽然都是怀恨与怅惘。

那年,徐克的《黄飞鸿》上映,又找黄霑合作。在听了几百遍《将军令》后,黄霑写出《男儿当自强》。林子祥去录歌时,没有乐队,对着钢琴就唱。

同年,叶倩文推出《潇洒走一回》,一句“我拿青春赌明天,你用真情换此生”撩动无数人的心。就在第二年,歌王、歌后合作了《选择》。

1983年,把叶介绍给丈夫的吴正元哪儿能料到,岁月磨损下,她和林子祥的爱情炭火熄灭如此之快,一首《选择》会让丈夫重启人生。

13年后,林、叶二人在加拿大完婚,退出娱乐圈,过上了神仙眷侣的日子。

「林子祥&叶倩文」

有的人是主动离开,而有的人,是被迫告别。

1991年,《逃学威龙》里,苑琼丹首次做星爷的配角。四年后,拍摄《僵尸道长》,她与林正英陷入爱恋。为了与恋人依偎,她从跑马地迁居西贡。结果没多久,林正英就提出分手。

林正英是做武行出身的,脾气硬得跟石头一样。苑琼丹根本不知道,林道长突然说分手,是因为得了肝癌。

1997年,林正英葬礼上,石榴姐哭成了泪人,许久无法走出悲伤。而同样因肝癌去世的,还有11年后的肥肥沈殿霞。

1991年,为郑欣宜,肥肥推出唱片《给亲爱的》,还特意跟女儿合唱《妈妈好》。一曲宠爱背后,藏着无限哀愁。想当初,为了挽留郑少秋的心,肥肥以40岁高龄生子,产后抑郁,无心事业,不过换来秋凉一梦。

时至2002,往事已随风,肥肥开清谈节目《掌声背后》,与十几年没见的秋官重逢,还痴痴地追问“你到底有无喜欢过我?”

《尼罗河上的惨案》里,波洛怎么说来着?

“女人最大的心愿,就是希望有个人爱她!”

对于一个男人而言,心愿可能就复杂多了。复杂到男人自己都猜不透自己。

比如在《豪门夜宴》里打酱油的狄龙和姜大卫,这两个邵氏时代的巨星,原本是形影不离的好基友,居然说掰就掰,一掰就是数十年。

想当初,两人在邵氏做打星,领两百元工资,狄龙可以给姜大卫喂饭吃。等到出人头地,反而看对方不顺眼了。

那年,李翰祥拍《倾国倾城》,狄龙主演,为保证票房,狄龙请来姜大卫。李导拼命给姜加戏,搞得狄龙不爽。两人一言不合,就把一段深深的兄弟情给埋葬了。

「为纪念张彻导演的电影《义胆群英》」

所谓爱恨难测,荣辱不定,这是人生常态。

1991年的棋王,想必对此最有感触。

在《棋王》里,梁家辉演内地知青。他头一次跟内地发生联系,是1983年跟刘晓庆合演《火烧圆明园》。

没想到出道即巅峰,立马摘下金像影帝。更没想到的是,因遭台湾市场抵制,第二年,只能去铜锣湾摆地摊。

前脚拿影帝,后脚摆地摊,这事儿放在电影史上,也算是一段传奇了。好在梁影帝没有沉沦,熬过低潮后,当起了拼命三郎。

1991年,他一口气参演了12部电影,喜剧片里有他,爱情片里有他,鬼片里有他,警匪片里有他,动作片里也有他。两年后,又接片13部,从此江湖人称“梁十三”。

「电影《棋王》,改编自阿城小说」

在他最窘迫的日子里,《文汇报》曾邀他写专栏,取名《辉笔而就》,一篇500字,稿费200港币。

钱不多,救的是燃眉之急。可见残酷的岁月里,依然会有一些光亮照进来。而心怀感恩的梁家辉,一写就是21年。

在变幻的生命中,怎样才能抵御无常啊?

电影《岁月神偷》里面说了:

“做人嘛,总要信!”

05.

1991年,日后靠《岁月神偷》称帝的任达华,演的还不是什么体面角色。

港片巅峰时,总喜欢把一个题材拍到烂为止。

《赌圣》之后,《赌霸》《赌豪》《赌尊》接连上映,《僵尸家族》火了,《僵尸道长》《僵尸至尊》《非洲和尚》就闹个不停。由任达华引领的风潮,则是《香港舞男》。

那两年,他连演四部“舞男”电影,可谓风光一时。于是在《豪门夜宴》里,也客串一只“鸭子”。

别看后来任哥都是演黑帮大佬,扮起Duck来,娘炮到骨子里。不过香港类型片,来得快,去得也快。1992年底,任达华终于厌倦了“舞男”,跑去出演了港片中的另一款经典角色——变态。

1991年,在分级制度的“庇护”下,香港电影群魔乱舞。这一时期,不少女星宽衣转型。这里面,有拿到亚姐冠军的叶玉卿,也有落选了亚姐的陈宝莲,还有因整容被退赛的邱淑贞。

三位美艳佳人,几乎在同一时间决定投身无边风月。由于表演豪放,三人成就一时美名。

而在对戏的男演员中,出现了两个神人。

一个叫徐锦江,另一个,叫黄秋生。

「电影《九品芝麻官》」

说徐锦江神,是因为他从艺道路实在“荒诞”。

他原本是东北人,从小学美术。辗转到香港后,混了半天也没混出名堂。偶然报考TVB,成了梁家辉的同学。因身材高大,进入演艺圈后,始终接不到好角色。

无奈之下,准备去美国。结果在飞机上,偶遇大名鼎鼎的麦当雄。此人是谁呢?1991年《跛豪》的导演,最爱拍男盗女娼的主。麦见他身材好,推荐他去演风月片。

徐锦江也怪,又不是穷得叮当响,片约来了,却不挑剔,一下子成了情色界的头牌。多年后,人家问他后不后悔演那些电影,他说:

“既然做了演员,就要认真对待角色。”

瞧瞧,什么叫专业?

至于黄秋生,比他苦命多了。

以演“变态”而出名秋生哥,是个混血儿。渣男父亲将母子二人抛弃,身为粤剧演员的母亲为拉扯他长大,唱戏唱到失声,只能去做女佣。黄秋生从小孤立无援,没人愿意多瞧他一眼。

他干过各种底层工作,露宿的滋味也尝过。好不容易考上训练班,即便拥有一张俊朗的混血脸,也只能演反派。

「电影《花街时代》」

1991年,他从演“变态”男魔起家,一演就是几年。1993年,《八仙饭店》上映,他出演“变态老板”,拿下影帝。

活动结束,黄秋生孤零零地离开,跑到尖沙咀喝酒。奖杯放在桌上,依旧无人多看一眼。

想想他后来演的那些经典角色,这一路上几多辛酸,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《霸王别姬》里,芦编剧说得好:

“要想人前显贵,您必得人后受罪。”

人呐,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。

06.

1991年,也有不少港星成全自己。

这一年,徐克交出《黄飞鸿》,陈可辛交出《双城故事》,吕良伟留下跛豪这一经典角色,做了多年配角的甄子丹,终于靠《命运迷宫》里的反派获得认可。想当初,他跟周星驰一起搭戏,这一年,人家已经称爷了。

「电视剧《无冕急先锋》」

不过要说励志,最励志的,还是吴孟达。

1991年,靠《天若有情》里的小人物,吴孟达摘下最佳男配。有趣的是,来找他演戏的监制杜琪峰,就是当初骂他烂泥扶不上墙的人。

杜导演骂他,也不是没理由。1979年,吴孟达跟郑少秋搭戏,出演“胡铁花”,一夜之间爆红。

从此豪赌滥交,香车宝马不断,黑白两道通吃。最后落得无戏可演,债台高筑。问周润发借钱,周润发还不给。

背着30万港币的债务,吴孟达只好从TVB的配角演起,每月靠2000元活命、还债。正因为这番打击,他才痛改前非,从此开始悉心研究表演。

苦熬了近十年后,达叔脱胎换骨,成为港片黄金时代最耀眼的配角。

那一年,梁朝伟也没闲着。他带刘嘉玲去参加了吴启华的婚礼。媒体除了关注他俩,还关注了一下吴的前任,蓝洁瑛。

而在单独采访梁朝伟的报道里,金像奖背后的《电影双周刊》,用了四个颇有预见性的字做小标题:蓄势待发。

《阿飞正传》最后那段梳头的表演,已经让所有评委看到了他的潜力。

同样是这一年,张曼玉也发生蜕变。

1991年,她参演《阮玲玉》。凭借精湛的演技,彻底打破外界质疑,拿下柏林影后。再次封后金像奖时,曼神站在台上,一脸骄傲:

“奖在我手上,管你们怎么说。”

话说得这么拽,怕是委屈受多了。想当初,她以花瓶出道,在片场被成龙怒喷“不要浪费胶片”。为摆脱花瓶标签,也算受尽白眼。

要说有谁比她更想证明自己的话,1991年放眼全香港,只有吴君如了。

一早跟着星爷搭戏的她,本已坐上喜剧女星的头把交椅。时至1991,壕到可以买下800万港币的房子。

偏偏到这一年,吴君如看着镜中臃肿的自己,决心要做一个美人。她不想再靠扮丑赚钱,一日三餐,木瓜果汁,一口气瘦了30多斤。慢慢地,喜剧片她也很少接了。

她想让香港观众看到她的另一面。

1995年,吴君如做了件疯狂的事。为了投资自己演的《四面夏娃》,她卖了房子,一半留给父母,一半拿来拍电影,差点亏了个倾家荡产。不过投资并非没有回报,第二年,她就提名了金像奖最佳女主。

曼神、君如,好歹是把梦想追到手的人。

1991年的Beyond,可没那么幸运。

黄家驹的梦想,是专心搞音乐。但这一年,越来越多的娱乐需要他分心。不但出演自传电影《莫欺少年穷》,还搞了个访谈节目《Beyond放暑假》。

音乐方面,虽说去非洲溜一圈,写了首《Amani》,十大劲歌金曲,却一个奖都没捞到。而在《放暑假》的第一期,被他们采访的黎明,不但拿下同年十大劲歌金曲金奖,还成为香港销量冠军。

那时,《香港周刊》直接用“神话”二字来形容他,可见风头之劲。

「综艺《Beyond放暑假》」

至于张学友和郭富城,一个忙着跟女友罗美薇复合,一个忙着到处爱爱爱不完。香港人明确地感受到,谭、张二人的时代,就要过去了。

回看那些过去,仿佛就像谭咏麟在1991年春晚上唱的那样:

“凄雨冷风中/多少繁华如梦/曾经万紫千红/随风吹落/蓦然回首中/欢爱宛如烟云/似水年华流走/不留影踪…”

07.

1991年,谭咏麟还唱过一首很煽情的歌,叫做《一生中最爱》。

曾志伟说,每次听见这首歌,他都忍不住要哭。这首歌,是《双城故事》的主题曲。而陈可辛的这部处女作,就是曾大佬投的。

早些年,陈可辛刚入行,在剧组做泰国翻译。跟着成龙拍《龙兄虎弟》时,偶遇曾志伟。曾志伟问“你的梦想是妍-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:那是一个充溢人情味的江湖,我很思念它什么?”,他说:当导演。

后来,曾一步步做到制片人,没忘记帮陈可辛一把。拉上谭咏麟,一起演了《双城》。好人有好报,第二年,曾就拿到了金像奖影帝。

陈可辛似乎觉得还不够,多年以后,感念曾大佬的提携,他亲自监制了一部电影,名叫《七月与安生》。导演,就是曾志伟的儿子。

而说起曾志伟入行,就意外多了。他本来是踢足球的,踢了好几年,也没什么成绩。倒是与洪金宝结识后,进洪家班干武行,慢慢又做演员、做编剧、干导演。

1991年,曾导过一部《五虎将之决裂》,那是“无线五虎”一生中唯一合作的一部电影,可见曾地位之盛。

当然,跟洪金宝比起来,曾是比不了的。香港多少红人,什么元奎、元彪、林正英、午马,都是洪家班的人。业内称他大哥大,不是没有道理。

然而,金像奖上斗10年,洪家班拿奖2次,大哥成龙的成家班,却拿了7次。究其原因,还是因为成龙够拼命。

「电影《飞鹰计划》」

1991年,《飞鹰计划》上映,启用国际班底。片子投资近1500万美元,票房却被星爷压了一头。

这还不是最郁闷的。最郁闷的是,去西班牙拍《飞鹰》之前,因为钱的原因,成家班已经走到了瓦解的边缘。

跟着大哥混,受伤是家常便饭。片场门外,通常停着一辆用来拉伤员的车,随时准备去医院。随着港片巅峰到来,市场越来越好,成家班不少人动了出去捞钱的心思。去西班牙前,有人把护照藏了起来。

《红楼梦》里小红讲话:

“千里搭长棚,没有个不散的筵席。”

即便是做大哥的,也收不住所有人的心。

同样是这一年,还有一位大哥很不好受。那就是周润发。

虽同时交出《纵横四海》《阿郎的故事》《监狱风云2》三部经典,他却痛失爱女。发哥靠爬山缓解了痛苦,发嫂却花了整整七年,才走出丧女的阴影。

「发哥经常上街买菜」

大哥不好过,大姐也有不圆满。

1991年的告别演唱会上,梅艳芳一袭华服,一面演唱一面与歌迷握手。这位“香港的女儿”,走到此时此地,终于倦了。

她四岁登台,从小卖唱,19岁时一曲《风的季节》差点听跪了黄霑。事业之辉煌,声明之响亮,放眼全港,鲜有女星出其左右。

这一年,与林国斌相恋的她,只想像个平凡的女人一样恋爱。只可惜天意弄人,两年后,梅、林分手。梅艳芳,一生未嫁。

所以说啊,大哥如何,大姐又如何?

一样的七情六欲,一样会烈火焚心。

08.

1991年的香港电影,还有许许多多风流的故事,一文难以穷尽。

这一年,张敏和周慧敏合演《妖魔道》,结下姐妹情谊,为多年后的微博落下吃瓜话柄;吴宇森因为《喋血街头》扑街,心下郁闷,听从发哥建议改拍喜剧《纵横四海》;

刘家良跟徐克理念不合,中途退出《黄飞鸿》剧组。导演王晶拿了台湾“周星驰、刘德华”六个字,剧本都没有,就开拍《整蛊专家》。

由于利益不均,新艺城解散后,黄百鸣自己开了东方电影集团,开始筹备《家有喜事》;

金像奖第一个影帝许冠文,跟星爷抢完鸡屁股后,让出了“喜剧之王”;梁伟文从黄霑手上接过荣誉,完成了当年最佳电影插曲的词作。

他还有个大家熟悉的名字,叫林夕。

由他填词的那首歌,名为《似是故人来》。

时光荏苒,繁华已成旧梦,唯有芬芳留存。戏里戏外,有的故人已谢幕,有的故人,还在继续演绎。他们的故事,也是人生的隐喻。

还记得电影《豪门夜宴》里,有段对照剧情极为巧妙。片中,曾志伟做了个梦,梦见巨星们来自己家做客。

到了片尾,夜宴没办成,他请邻居们吃饭,吃的是夜间大排档。而那些一身烟火气的市井邻居,正是梦里同一拨人。

就像是在告诉大家:

所谓巨星,终究也不过是凡人。

回望1991年的香港,被仰望或被遗忘的他们,人生也和在红尘里打滚的我们一样。

有挣扎、有迷失、有沉寂、有不甘、有蜕变、有错过、有悲痛。生老病死、怨憎会、爱别离、求不得,一样也没有饶过他们。

「1991年港片票房2-10名」

而他们之中,许多人能走到今天,依然活跃在舞台上,无不是穿越了一片黑暗深海。

那里面,有靠拍烂片还债、东山再起的刘德华,也有从配角演起、回到影后宝座的惠红英,还有靠着摆地摊、写随笔讨生计的梁家辉。

不甘心的刘嘉玲,花十几年证明了自己,不演喜剧的吴君如,其实也能拿影后。

境遇无法选择,但个人可以选择。

是沉沦,或奋起,要看自己。

君不见,当初只能演变态反派、在朋友家借宿打地铺受尽冷落的黄秋生,今年四月又打败发哥,第三次拿下了金像奖影帝。

1991年,麦当雄导演的经典黑帮片《跛豪》里,吕良伟有句台词,多年后,在《追龙》里,王晶又让甄子丹说了一遍,叫做“生死有命,富贵在天”。

拿唯物主义的辩证法来看,这句话实在是太虚无了。

我还是喜欢《岁月神偷》里那句话:

“做人嘛,总要信!”

本文部分参考资料:

[1]《努力认真的伟仔》,1991年《电影双周刊》

[2]《周罗分手,朱茵是第三人?》,1991年,钟景怡

[3]《曾志伟:我也怕自己会过时》,《新京报》

[4]《惠红英:走到现在,我是不幸中的有幸》

[5]《王祖贤含泪宣布息影》,2001年《联合晚报》

[6]《成家班开讲妍-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:那是一个充溢人情味的江湖,我很思念它30年往事》,原载于《南都周刊》

[7]《徐锦江不后悔:拍片都是命运》,深水娱

[8]《十三邀》专访吴孟达,许知远

[9]《1991年香港电影票房排行》,时光网

[10]《香港有个荷里活》,於远芳

[11]《黄秋生:我一直在寻找的不是父亲》,《贵圈》